当前位置:金丝鸟国学红楼梦中贾母对迎春在孙家的状况毫不知情吗?
红楼梦中贾母对迎春在孙家的状况毫不知情吗?
2022-08-18

贾迎春是贾赦与妾室所生的女儿,金陵十二钗之一。接下来趣历史小编为您讲解

迎春出嫁中山狼孙家,贾母未出一句劝言,何也?若说祖母对亲孙女无婚姻参与权,为何贾宝玉的婚事贾母却能多番参与?

若立足表面,很容易得出这样一个结论:贾母疼爱宝玉,远胜迎春,故而对宝玉婚事处处上心,对迎春的未来隔岸观火,避而不谈。

原著中,对迎春出嫁前贾母的态度是有明确记述的:

因来求亲,贾赦见是世交之孙,且人品、家当都相称和,遂青目择为东床佳婿。亦曾回明贾母,贾母心中却不十分趁意,想来拦阻,亦恐不听。况儿女之事,自有天意。况且她是亲父主张,何必出头多事。为此,只说“知道了”三字,馀不多及。——第79回

贾母觉得迎春的婚事自有其父贾赦做主,自己不好插手,所以就没有太过理会迎春的亲事,迎春却因此被推进了火坑。

根据迎春的判曲《喜冤家》的描述:中山狼,无情兽,全不念当日根由。一味的骄奢淫荡贪还构,觑着那侯门艳质同蒲柳,作践的公府千金似下流。叹芳魂艳魄,一载荡悠悠。

可以看出,迎春嫁进孙家后,如羊入虎口,孙绍祖俨然拿她当青楼女子来“使用”,迎春经受了怎样的具体折磨,曹雪芹秉承人文情怀,没有直接写出,但仍令我等读者细思极恐。

由此,读者不免抱有这样的幻想:如果当时贾母能对迎春的婚事上点心,避免这场婚事,或许迎春能有一个更好的未来,其实细究《红楼梦》文本,贾母不管迎春的婚事,并非仅仅是因为偏心宝玉,更有一个很现实的因素——荣国府大房、二房之间早已分家。

细窥荣国府内部复杂局面,大房贾赦袭爵,可荣国府实际一把手却是二房贾政,包括象征着荣国府颜面的荣禧堂,也被二房占据,大房贾赦、邢夫人只能住在荣府花园隔断的另一边。

当然,仅凭如此,还不足以证明已经分家,且看《红楼梦》第2回“冷子兴演说荣国府”,冷子兴在介绍贾琏、王熙凤时,曾有这么一番描述:

冷子兴道:“这位琏爷身上现捐的是个同知,也是不喜读书,于世路上好机变、言谈去的,所以如今只在乃叔政老爷家住着,帮着料理些家务。谁知自娶了他令夫人之后,到上下无一人不称颂他夫人的,琏二爷到推了一射之地。”——第2回

也就是说,王熙凤、贾琏夫妇乃大房的人,只是在二房这边负责管理家事,这就暗示了一个事实:大房、二房已经分家,进一步可以推断:当年分家后,老太太跟了二儿子贾政生活。

大房、二房分家之细节,书中俯拾皆是,比如第65回,小厮兴儿向尤二姐、尤三姐介绍王熙凤时,就曾提到过邢夫人对王熙凤的态度问题,觉得凤姐不管自家人,老是替二房冲锋陷阵,邢夫人心中有些不悦:

兴儿道:“遇着有好事,她(王熙凤)就不等别人去说,她先抓尖儿;或有了不好事,或她自己错了,她便一缩头,推到别人身上来,她还在旁边拨火儿。如今连她正经婆婆大太太都嫌了她,说她‘雀儿拣着处飞,黑母鸡一窝儿,自家的事不管,倒替人家去瞎张罗’。若不是老太太在头里,早叫过她去了。”——第65回

再如第61回“判冤决狱平儿行权”,平儿亦曾规劝凤姐:何苦来操这心!得放手时须放手。什么大不了的事,乐得不施恩呢?依我说,纵在这屋里操上一百分的心,终究咱们是那边屋里去的。结些小人仇恨,使人含怨。(第61回)

再看第55回,王熙凤、平儿掰着手指头算贾家未来的几项大花费,在论到迎春的婚事时,王熙凤是这样说的:

凤姐儿笑道:“我也虑到这里,倒也够了:宝玉和林妹妹,他两个一娶一嫁,可以使不着官中的钱,老太太自有梯己拿出来;二姑娘是大老爷那边的,也不算,剩了三四个,满破着每人花上一万银子,环哥娶亲有限,花上三千两银子,不拘哪里省上一抿子,也就够了。”——第55回

宝玉、贾环都是二房的人,林黛玉是贾母的人,王熙凤口中的“剩了三四个,满破着每人花上一万银子”中,一定包含了探春,但明确指出没有迎春。

这些种种细节都证明了同一件事:荣国府大房、二房业已分家,各过各的。所以王熙凤作为大房这边的人,却为二房殚精竭虑,引起邢夫人的不满;迎春的嫁妆,也跟荣国府官中无关,即与二房分开算账,贾母跟着二房这边生活,自然也跟大房这边分开了。

只不过大房、二房之间拖泥带水,王熙凤、贾琏在二房这边负责管理,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办法,二房这边,也实在没有能用的人,贾宝玉、贾环都还是小孩子,探春最初也还小,直到第55回才暂时接手大观园的局部管理。

但凡贾宝玉长大,再娶了亲,王熙凤的管家权铁定要被夺,到时候就真的是大房、二房各过各的了。只是因为在《红楼梦》的背景设置中,大房、二房住得又近,导致从表面看来,貌似两家还生活在一起,所以我们往往没有意识到“分家”的现实。

既然分家了,而且贾母还跟了二房,那么自然对迎春的婚事无法插手太深——大家各过各的,谁也别给谁添堵。贾赦告知贾母,也仅仅是走个流程,贾母不适合在迎春婚事这个问题上有太多发言权,贾母很清楚这一点,所以她想的是“想来拦劝,亦恐不听”——贾赦完全可以拒绝住在兄弟家的母亲的建议。

对于迎春的婚事,按照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的规矩,贾赦还真是唯一能拍板的那个人,邢夫人只会唯贾赦之命是从,所以迎春嫁给孙绍祖,是不可避免的一个悲剧。

迎春出嫁后遭夫家折磨,这就更不用说了,一方面王夫人层层拦阻,不让贾母知道,另一方面,即便贾母知道了,也无非像王夫人一样,同情迎春一番,又安慰式地想着:小夫妻吵架打骂是难免的事,以后慢慢就会好的,这就是那个时代已婚女性的生活常态。